越南UPR应用市场考察漫记_国际市场_市场行情__复合材料信息网
当前位置: » 行业资讯 » 市场行情 » 国际市场 » 正文
越南UPR应用市场考察漫记
发布日期:2019-10-17  来源:不饱和树脂协会  浏览次数:174
 
越南UPR应用市场考察漫记
  中国合成树脂协会不饱和分会秘书长 翟继业
  2019年10月9日至13日,率队对越南的UPR相关应用市场进行了为期五天考察,先后参加了第28届越南工业展览会,从总体上了解越南工业经济的发展现状;考察了楚莱自贸区的工业园区,了解当地招商引资的相关政策,研判越南政府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考察了当地的FRP生产企业和在建的UPR生产工厂,了解当地的企业实际运行状况。
  这样的安排,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因为要想彻底了解一个国家的经济状况和产业发展的实际状态,判断这个国家是否有投资价值和市场发展机会,就必须从经济结构、法律制度、市场特征等宏观面入手,再深入到现有企业的实际运行状况之中,这样才能够全面深入的对这个国家的经济状态和发展潜力做出判断。
  因此,我们的第一站,就是参观由越南国家经济主管部门主办的“第28届越南工业展览会”。参观这个展览会的目的,就是想从整体上了解一下越南目前工业的大致结构,从而判断UPR产业链的市场纵深会有多大,应用市场面会有多广。然而,当我们走进展厅之后却大跌眼镜,这哪里是越南的工业展览会,分明就是中国的工业展览会,绝大多数参展商都是来自中国内地的各类生产企业,尤其是机械设备和零配件企业居多。也就是说,经过了28年的努力,到今天为止,越南还没有建立起自己独立的工业体系,不用说满大街跑的日韩汽车摩托车,就是最最普通的螺丝螺母,越南也还没有完整的制造能力。
  微信图片_20191017115330
图一
  由此,给我们上了这次考察的第一课:越南经济的火热,完完全全是靠外资企业在支撑,而越南的自主工业还在萌芽之中。这让我想起不久前看到的一份资料,韩国三星集团2009年在越南的投资额为16亿美元,而十年后的今天,投资额已经达到780亿美元。并且,三星正在大规模关闭在中国的制造厂,迁往越南。三星的举动,就是一个典型的代表,大量在越南投资建厂的日韩企业,很多都是曾经在中国有制造工厂的企业。包括我这次去越南之行脚上穿的那双耐克运动鞋,也是产自越南,而我前一双耐克鞋,产自中国福建。
  此次考察的第二站,是位于越南中部岘港附近的广南省楚莱自贸区工业园,这是由一家韩国公司开发的工业园区,目前阶段招商引资的重点是中国的石英石生产企业。该工业园区总占地1000万平方米,分阶段开发,目前部分地块已经完成四通一平。按照越南政府招商引资的相关政策,在该产业园内投资享受4免9减半的税收优惠政策,进口设备全部免税,企业生产所需原材料部分,越南国内不能生产的原材料进口免税。土地价格经过折算,每亩大约是人民币16-18万元,使用期限45年。水电气价格总体上与中国差不多,略微便宜一些。当地劳工平均工资为人民币960元/月,外加各项劳动保险金,约占工资总额的21%左右。整体上看,这套招商引资的模式与政策,基本上是照搬中国的做法,只是在税收方面的力度有所加强,但是在土地方面则没有中国地方政府当年大项目送土地的魄力。
  微信图片_20191017115333
图二
  按照当地政府招商局官员和开发商的介绍,目前越南一南(胡志明市)一北(河内)两头地区的开发区基本满员,从现在开始,越南政府把开发区建设的重点转向中部地区,也就是岘港周边地区。
  考察行程的第三站,上午是位于越南南部胡志明市的一家在建UPR工厂,下午是一家韩国投资的FRP工厂。这家UPR工厂是韩国CHEMbase化学株式会社与中国山东凯威尔新材料有限公司合资合作建设的UPR生产企业,这也是在越南第一家拥有中资背景的UPR工厂。该厂占地面积10000平方米,拥有一个UPR树脂生产车间和一个彩色胶衣生产车间,生产能力为年产20000吨UPR产品和2400吨彩色胶衣。按照原有建设计划,该厂本应该在今年5月底投产,而从目前进度来看,彩色胶衣生产设备基本到位,而UPR生产设备只安装了两个小反应釜,计划中的大反应釜尚未安装,从工厂完成度来看,彩胶生产很快就可以进行,但是UPR产品的大规模生产还需要等待相当长的时间。经过与工厂金应禄总经理了解,在越南建厂最大的困难在于零部件的配套能力基本为零,所有耗材与零部件全部都要从中国运来,有的时候为了几个需要临时更换的法兰或者修个电焊机也有可能停工几周时间。另外,极度缺乏技术工人,包括电焊工、仪表工、电工、机修工等等,只要是有点技术要求的工种,都很难找到合适的工人,即便偶尔找到几个可以干活的工人,也会经常因为不辞而别而难以保证工期的正常进行。据金总介绍,目前该厂所在地开发区的土地价格,已经从二年前的每亩人民币43万元上涨到52万元。
  微信图片_20191017115336
图三
  下午考察的VHC复合材料有限公司,是越南比较大的一家FRP生产制造企业。老板朴先生18年前只身来到越南,开办工厂,教授越南人生产FRP制品,也算是越南FRP产业的开创者之一。这家企业占地面积30000平方米,拥有250名员工,平均年龄27岁,生产30多个产品,全部出口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等国家。生产工艺以手糊为主,有一条定长管道生产线。生产所需原材料全部进口,UPR树脂来自新加坡,胶衣来自日本,固化剂来自马来西亚,玻纤及其耗材来自中国,其中玻纤是中国泰山玻纤的产品。该厂员工的收入为每月400美元,外加各项保险,这个工作水平在当地制造业企业里面应该是比较高的。
  微信图片_20191017115340
图四
  在交流过程中,我询问朴先生是否试用过中国的UPR产品,他说他参加过两次上海复合材料展,其目的就是去寻求中国的原材料,但是经过试用他发现,中国的玻纤制品质量比较好,但是UPR产品普遍存在着难以固化、强度较低的缺点,因此,尽管中国UPR价格比较便宜,但是因为不符合他们的质量标准,也就一直没有采用。这让我想起不久前在南京遇见新加坡SHCP的蔡总,他也提到,中国的UPR产品不适合越南高温潮湿的环境特点。作为20多年UPR老江湖的我,自然知道其中的缘由,因为我自己的UPR产品就多年出口到越南,对当地的情况所有了解。交谈之中,朴先生流露出想把工厂搬迁到越南中部去的想法,因为在他看来,胡志明市地区的成本增加太快了。
  微信图片_20191017115342
图五
  通过对越南几日的考察,给了我这样几点思考:
  首先,越南经济的快速成长,完全是建立在外商投资企业蜂拥而入的基础之上,这些外资企业利用越南劳动力成本较低、税收政策优惠以及与欧美国家关系良好的优势,建立起小部分产品满足越南国内市场需要,大部分产品出口欧美国家的生产制造基地。而在这一过程中,越南本土经济还远远没有到建立起自己经济体系的程度,甚至连成型的自主经济结构也不存在,越南经济,就是地地道道的打工经济,无论是技术还是市场,都不掌握任何主动权。这种经济结构类似六七十年代的阿根廷,整个国家的经济命脉全部掌握在外资企业之手,一旦世界经济有个风吹草动,这些外资企业蜂拥出逃,那么整个国家的经济就会彻底崩溃。越南,有可能成为下一个阿根廷吗?
  微信图片_20191017115345
图六
  其次,越南在大量吸引外资的同时,也发展起来一个属于自己的产业,那就是房地产。近年来,越南土地价格与房屋价格像火箭一样上涨,河内胡志明这些城市的公寓房售价每平方米都已经超过人民币4万元,即便是在中国,这样的房价也是位居前列,而相对于越南的平均国民收入而言,其房价与收入之比,甚至远远高于中国。这样畸形的房地产市场,到底是经济的助推器还是定时炸弹呢?
  微信图片_20191017115348
图七
  第三,经济发展潜力中一项重要指标就是基础建设,基础设施的完善程度。越南是土地私有化国家,道路两旁密密麻麻鳞次栉比的商铺意味着将来这些道路基本上没有进一步拓宽的可能,由此可以推断,越南的基础建设将会面临巨大的困难,成为阻碍越南经济进一步发展的重大障碍。
  微信图片_20191017115352
图八
  第四,越南这个国家最近几年之所以成为世界网红,主要的原因就是其劳动力成本低,以及税收优惠,和与欧美国家政治关系比较好这三个方面,尤其是劳动力成本低成为最大热点。毋庸置疑,在东南亚国家里面,拥有9600万人口的越南具有先天的人口优势,尤其是越南人口平均年龄低,年轻人多,劳动力多,拥有劳动密集型产业发展的天然优势。但是,拨开现象看本质,越南的劳动力如果放到一个工业系统中去看,也许优势就没有那么明显。成本这个词,不是一个孤立的概念,需要与劳动生产率联系起来才有意义。越南的工资是低,但是,越南的人均产出也是非常的低,如果折算到单位产品产出成本上,也许越南的工资水平就没有想象和宣传的那样低了。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有三个。首先,越南是一个曾经长期被法国统治的国家,越南人虽然打跑了法国人,但是法国人散漫、自由和喝咖啡比工作还重要的生活方式却保留了下来,从而造成了越南工人普遍缺乏组织与团队观念,强调自我人权,漠视规则、藐视管理,虽然普遍能够吃苦,但是却非常难以组织,这种观念与大规模工业化生产是背道而驰的,所以越南工人不好管,是普遍现象,因此,如何提高越南工人的劳动生产效率,是个非常头疼的问题。其次,越南工人普遍文化水平较低,小学文化程度的工人接近一半,对生产工艺的理解和生产技术的掌握非常困难,从而造成产品质量合格率较低。第三,越南是著名的摩托车王国,工人上下班都是骑摩托车,因此工厂必须建立在离居民集中区20-30公里的范围内。而且越南也不存在像中国这种农民工大规模迁移异地就业的情况,因此,无论工厂建在哪里,都只能就地就近招聘当地工人,这就导致一旦工厂数量增加,工人就会面临严重的供不应求局面,工资就会大幅上涨。综上所述,如果把效率成本和质量成本都折算进产品成本,就会发现,越南劳动力成本其实是不低的。
  微信图片_20191017115357
图九
  第五,越南目前尚未建立起能够保障工业企业正常运行的配套零部件工业生产体系,因此,在越南建厂,对设备的可靠性要求较高,对易损易耗材料的储备有很高的要求,无形之中,也会增加设备投资的成本。并且从目前的发展趋势看,这个问题短期内还不会得到明显的改善。
  第六,就是越南的土地私有化制度。这个制度天然的带来土地成本居高不下,加上房地产火热,从而拉动了土地价格整体的不断上涨。土地成本上涨到一定程度,就会抵消掉其他方面的低成本优势。尤其是土地私有化会大大增加基础建设的难度和成本,从而削弱经济增长的后劲。
  第七,同中国相比,越南的国土面积只有中国的三十分之一,人口为中国的十四分之一。这样的国家,就如同长江支流上的一条小河,一点点长江水就会把这条小河灌满。目前中国已经是全世界最大的制造业经济体,在中国庞大的工业体系面前,越南即便是举全国之力,也难以容纳哪怕是5%体量的中国企业。因此,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包括在中国的外资企业)搬迁到越南,必然会造成越南各项生产要素的供不应求,从而拉动生产成本的快速上升。
  最后,通过这次考察,我个人的感觉是,也许不出五年,越南的成本优势就将消耗殆尽,而且,如果目前世界经济进入衰退的程度加剧,不排除未来某个时点,在越南的外资企业出现大规模撤资的情况,甚至不排除大量企业回迁中国的可能性。
  中国企业,要在提高产品质量和提高生产效率这两个方面下大力气,减少对人的依赖,提高单位土地面积的产出,由此增强我们自己的国际竞争力。而对于中国UPR产业链来讲,随着上游越来越多一体化石化生产装置的陆续投产,最多三年以后,中国大宗类UPR产品的材料成本至少在亚洲将会是极具竞争优势的。因此,对于中国UPR企业来讲,未来走出去的方式必然是大规模产品出口,与当地设厂生产小批量多品种的差异化手段相结合,从而走出一条中国特色的国际市场竞争之路。但是在这一过程中,我们中国的UPR企业必须要注意的是,越南的经济总体比中国落后,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劣质产品就可以在越南横行霸道,恰恰相反的是,越南FRP制品生产企业所使用的UPR和固化剂性能普遍高于国内。我们这次在越南调研过程中了解到,已经有中国的劣质UPR产品流入越南市场,甚至包括那些添加了有毒有害溶剂的UPR产品,在越南市场上造成了非常恶劣的影响,极大地败坏了中国产品的声誉,不仅这些劣质产品本身很快就被市场所淘汰,同时也给其他中国UPR产品进入越南市场造成了很大障碍,是严重的损人不利己的祸国殃民行为。
  攘外必先安内,在走出国门之前,国内UPR市场必须要加快产业结构调整,加快淘汰劣质产品的生存空间,尽快形成建立在优质产品和技术进步基础之上的产业竞争力。只有这样的企业走出国门,才能给我们国家增光添彩,也只有这样的企业走出国门,才能在国际市场上站稳脚跟,持久发展。
 
[ 行业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电子杂志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编号:鲁 B2-20041020号    版权所有  德州博维网络信息服务有限公司     
热线:400 9696 921  电话:0534-2666809    传真:0534-2220102    邮箱:frp@cnfrp.com
 Copyright (c) 2002-2020 CNFR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法律顾问:金延峰律师(手机:13953449218)

  鲁公网安备 37140202000173号

关注复材网微信